995。

net:王德凯早两天的话还回响在刘伟名的耳边,母子30年刘伟名现在对于白山官员的秉性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要改变整个白山官员的这种思想散漫的作风,母子30年首先就是要改变一些不正之风。

而治贪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

刘伟名本来是想彻底查清楚教育口存在的问题,而现在则更想接着查教育口的事情抓出两个人过来给所有白山官员敲响警钟,要让他们重新认识到规章制度,认识到一些红线是不能碰的。

虽然不能说经过这件事就能够让白山所有关于从此以后都清清白白,但是,起码要让他们在思想上有个新的认识,要让他们认识到,现在的白山已经于张炳德所主宰的白山不一样了。

起码要让他们老老实实,然后才通过竞争上岗、综合评比的方式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能力。

还是那句话,做事先治人,治人先动思想,不管怎么变,在我们国家,这是个永远都不会错的工作程序。

小金哲的声音显然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前被拐卖儿仅有的几个人包括那个女人在内都抬起了头看着刘伟名父子。

女人看到刘伟名满脸的惊讶,子凭养父遗而刘伟名则有点尴尬地对在座的人笑了笑,然后道:“对不起,打扰各位看书了。



刘伟名说完后就看着那个女人,言找到亲人而那个女人则一直都望着刘伟名。

“我带孩子过来买几本书,母子30年路过这里,母子30年刚好就看到了你,觉得很像,所以就进来看看是不是。

”刘伟名就这么望着女人,走近两步轻声说道。

然后又对小金哲说道:“儿子,你去书架上看看书吧,我和阿姨说会儿话。

但是你要记住,不能捣乱,也不能发出声音,不能打扰别人看书,好不好?

”“好,前被拐卖儿爸爸放心,我不会乱走的,不然妈妈会打我屁股。

”小金哲像是很懂事一样的说着,然后走到了书架里面自己翻着感兴趣的书。

“你儿子?

很可爱,子凭养父遗也很像你,子凭养父遗特别是眉毛和眼睛,有股英气。

”女人看着刘伟名轻声地问道,然后又望向孩子。

不等刘伟名回答女人又说道:“这里面的书小孩子应该是不会感兴趣的。

这里都是一些名著,外国的偏多,也有很多哲理、文学、小说等等之类的书。

”“也让他偶尔接受一下文学的熏陶,言找到亲人这样能够抵消掉现实生活中那些沉渣对他的干扰。

”刘伟名笑了笑。

“喝什么?

茶吧,母子30年我记得你是喝不惯咖啡的。

”女人问了一句,然后自己又回答了,便直接转身走到里面一间小门里去了。

刘伟名直接坐在女人身旁的位置上,前被拐卖儿感受着这一切,前被拐卖儿心里很震撼。

对,没错,这个女人就是董静,那个让刘伟名总是无法忘怀在心里一直留有期待的女子。

王婷婷怪异地看了刘伟名一眼,子凭养父遗然后也笑着说道:“我是看你一个人在这孤单,今天晚上去我那吃饭吧,包饺子。

我料都已经准备好了。



言找到亲人“你特意过来请我过去吃饺子啊?

”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不然你还想过去干啥啊?

我的刘书记。

”王婷婷也笑着问道,母子30年然后看到刘伟名有点尴尬的样子说道:母子30年“我不亲自过来请你你会去吗?

再说了,一个电话就想把我们的领导召之即来呼之则去,我还没这么弱智,政治觉悟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刘伟名笑了笑,前被拐卖儿王婷婷这句话倒还是句实话。

不过刘伟名还是没有说去还是不去,子凭养父遗一个市委书记去一个下属家里一起包饺子吃,子凭养父遗还是个女人,这让刘伟名怎么都觉得怪异,而且有点不符合身份的感觉。